头像

含羞草实验研究所会员账号

张火莲把了一下齐云的脉,不由震惊。

“内脏真的重新焕发生机了,虽然很微弱,但比之前要强了太多……起死回生!这莫非就是道家天罡三十六变当中的起死回生?!”张火莲惊呼道。

齐昆仑捏着手印,神色不动,平静道:“没有人能够起死回生,一旦真正的死去,神仙也救不活。我父亲只是内脏衰竭,还未死亡,所以才能够挽救。”

张火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他熟读《道藏》,对于道家诸多秘术早就牢记于心,就算这不是真正的起死回生,但能够让衰竭的内脏,重新焕发生机,也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。最起码,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科学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。

肾衰竭、尿毒症都是不治之症,只能依靠透析来维持,归根结底就是肾功能损坏了,无法排除人体毒素。

而齐昆仑此举,却是让齐云已经几乎停止工作的内脏重新焕发了生机,再一次运作。

“我父亲彻底恢复过来,可能要维持短则一周,长则半月的时间。这期间,丹药不能断,有劳张院长在这里多待一阵,对症下药。”齐昆仑说道。

“没问题。”张火莲立刻答应道,这可不单单是在帮忙,更是在见证神迹,他当然十分愿意。

说来虽然很短暂,但其实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。

齐昆仑推开门走出去,众人都不由围了上来,询问状况。

“情况不错,不过需要时间恢复,各位不用担心了。”齐昆仑说道。

“这可真是医学上的奇迹啊,如果传出去的话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抹下一张脸来找齐帅了。”张火莲对秦牧蓉说道。

微甜爱笑的女孩夏日写真

秦牧蓉也是不由微微点头,这的确是奇迹,衰竭的能脏都能够重新焕发生机,那让一些垂死之人再活几年也不在话下,燕京当中,那些老家伙们,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恐怕会趋之若鹜来求齐昆仑帮忙延寿。

一些洗髓震脑的手段本就可以让人身体强健,多活一阵,再加上而今齐昆仑又参悟人脑奥秘,如果得到他这般帮助,多延续个十来年的寿命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此事还是不要传扬出去比较好,否则的话,到时候很难推却人情。”秦牧蓉说道。

她深知能来求齐昆仑的人,肯定都是高官巨富一般的存在,而且必然有关系,齐昆仑要是推拒太多,难免会伤及人脉。所以,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传扬。

张火莲一怔,然后微微颔首,道:“我回去之后,会对此事另作说明的。”

他的身份地位在此,齐昆仑请他回风城帮忙,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情,就算齐云最后痊愈的事情被人知晓,大家也只会认为是张火莲的医术高超。届时,张火莲再说两句齐云的内脏其实并没有枯竭,而是另外原因,就可以把此事轻轻松松掩盖过去了。

“能见证这样的奇迹,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张火莲轻轻感叹一声。

他看到,齐云已经从床上起身,自顾自倒了一杯热水喝下,然后又走回到床上盘膝而坐,捏出一个密宗手印保持着。

张火莲很清楚,齐云的自主意识都已经在催眠当中陷入了深度沉睡的状态,这些,都是齐昆仑在操纵。

“世界上估计没有比这再高级的傀儡术了,要是这是在古代,以此术影响帝王,那天下岂非是唾手可得?”秦牧蓉看到这一幕,也是忍不住发出感慨。

“帝王有气运护身,也说不定的。”张火莲说道,道家自古以来就讲究“气运”两个字,他对此也是深信不疑的。

待到了饭点的时候,齐云从房间里出来,自主走到客厅坐下,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饭。

罗红梅不由一怔,惊道:“老齐,你能动了啊?”

齐昆仑却是摆了摆手道:“不要惊扰他,他现在还处于恢复阶段,这些日常行动,都只不过是潜意识而已。等到他的伤病彻底恢复,才会醒来了!”

罗红梅顿时住嘴,只觉得齐云身上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,不过,却似乎又一切如常。

齐云吃过饭后,自己去上了趟厕所,然后回到房中继续换个姿势打坐。

这些姿势,都是各类法门当中的修行必备,部都是用来强壮内脏所用。

张火莲一天炼三颗丹药,分早中晚让齐云服用。

一连三天过去。

张火莲发现,齐云脸上的老人斑正在逐渐减少,而且,一些明明是花白了的头发,竟然开始变黑起来,松弛的皮肉,也逐渐开始变得紧致。

“嘶……这太神了,要不是亲眼所见,我根本就无法相信啊!”张火莲看着这一幕,震惊异常。

齐云的生活依旧如常,只不过属于他的主观意识依旧处于沉睡状态当中,身体也不受自己的控制,摆出来的那些修行姿势,完都是齐昆仑在隔空操控。他就仿佛齐昆仑的木偶一样生活着,正常吃饭,正常睡觉,其余时间,都处于修行当中。

齐昆仑在这三天时间当中都没有离开宅子,甚至没有陪蔡韵芝出去散步。

张火莲猜测,这种操控可能需要一定的空间,如果超过了这个空间的话,操控就会失去效果。

又过去三天,齐云看上去已经完不像一个将要病危死亡的老人,反而像是五十来岁的壮年男子。

甚至,他的牙齿脱落,生长出新的牙齿来,花白的头发,已经大半转为乌黑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听别人说起这样的事,恐怕也只会把说事的人当成傻子。

七天过去。

三军会武已经结束,不过,大家对冠军的归属都没有了什么兴趣。毕竟,齐昆仑和宁长生一战已经结束,谁是真正的冠军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最后的角逐是在破军与齐楚秦两人之间展开的。

齐楚秦比较破军这位沙场老将还是差了一筹,最后落败下来,使得破军再一次拿到了三军会武的状元。

不过,大家议论得更多的,还是齐昆仑和宁长生的那一战。

围观的都被飞出来的碎石给伤及无辜了,而且是重伤,可想而知,是有多么的激烈了。

齐昆仑这七天里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就留在齐家宅内,时时刻刻关注着自己父亲的动态。